电话: 13940008751;024-31323333;024-31322888;024-31058888

电子邮箱: wuxia@sylhwl.com

首页 > 新闻 > 内容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从货主视角看航空物流服务
- 2018-10-11 -

现在,航空货运业的通行模式是代理人向航空公司预订舱位并进行结算。然而,这种模式往往忽视了运输三角中最重要的一方——货主的利益。在实际操作中,由于航空公司和代理人控制了大部分的话语权,货主的心声往往无法得到有效传达,因此,许多货主正在为他们自己的处境大声疾呼。



负面影响很多


  众所周知,货物有可能出现意外的丢失(特别是在转运途中),也有可能出现破损,客户常抱怨货物在地上滞留的时间远大于在空中的运输时间。虽然大多数货主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但航空货运服务中存在的诸多负面因素,已经让一些客户从空运转向海运。


  毋庸置疑,燃油附加费是最主要的负面因素之一。美国货主的贸易联盟——全国产业运输联合会副总裁彼得·盖蒂认为:“现在,航空货运价格不灵活,航空公司对经济下滑和油价下降的反应速度过慢。”


  欧洲货主协会也认同上述观点:“由于运量下降,运价已降到了合理范围内,但燃油价格始终是客户最重要的考虑因素。2005年,油价水平是每桶40美元,燃油附加费仅为每公斤30美分。而今年年初,油价水平仅为每桶30美元,货主却需要为每公斤货物支付60-70美分的附加费。我们希望燃油费能够随着油价下跌而相应下降。”


  安保规章,特别是美国的安保条例是货主们关注的又一个重要因素。比例高达50%的出口货物必须通过安检或者扫描,但是美国政府并未明示这50%到底是飞机载货量的一半,还是所有代理、地面操作或是机场货物的50%,亦或是每批货物的50%。安保规章对货主这一群体的限制正在加剧。


  由于加拿大的许多出口货物需要通过卡车运输到美国机场,加拿大出口商也相应受到了美国安保措施的影响。“如果你是‘已知货主’,那么货物将不需要安检。”加拿大东芝公司负责海关和运输的主管约翰·奥瑞利表示。选择冷藏航空运输的货主承受的损失最大。位于波士顿的东岸海鲜公司总裁兼CEO迈克尔指出:“如果我们有一箱海产品货物需要安检,那么整个冷链都会破裂,从而危害到整批货物的卫生状况。一般通过整个安检需要5个小时,而到那时,龙虾已经死了。”而在雏苗航空运输也是一样。


  当然,航空公司和代理人对安检措施不承担责任,但他们应该通过设计合理的流程、确保尽早取得所有必需的数据并递交给当局等措施,来努力降低货物损失。


紧俏的运力


  航空公司可以控制的另外一个因素是运力。阿尔发协会(Alpha Association),一家在世界范围内开展业务的英国贸易公司的老板大卫认为:“某些航线上的舱位短缺,会造成真正的麻烦。例如英国至非洲航线只有3家主要航空公司运营,如果他们将宽体飞机调成窄体飞机,那我们就遭殃了。我们必须要求代理人提前1周或更长时间订舱位。如果货物不能按计划运输,代理人需要组织其他货物填满舱位。我们虽然并不需要为没有利用的舱位付费,但如果多次出现这种情况,代理人就会放弃我们的生意。”


  运力短缺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加拿大公司会通过卡车运货到美国机场?为什么欧洲的货主会发现,他们的货物从另外一个国家起运?


  如果运送危险品的话,舱位就更难找了。麦克·佩是一家飞机零件的全球供应公司——Aero Inventory的物流经理,他指出:“通常,危险品只能通过全货机运输,我们很难找到合适的舱位。”随着航空公司更多地使用小型全货机,市场上的可用运力正在减少。为了获得所需要的舱位,货主往往需要同航空公司保持良好的关系。


  在世界其他地方,情况更糟。不仅航空公司对现有机队进行评估后在不断缩减货机和宽体客机的投入,而且机场的基础设施也让航空公司的操作更加困难。由于2008年纽约肯尼迪机场和纽瓦克机场的延误激增,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已宣布计划拍卖上述机场的起降时刻(slot)。这一决定虽然受到纽约和新泽西港口委员会(PANYNJ)的反对,并在2008年12月付诸法律,使得拍卖计划遭到推迟,但是这一行动仍未结束。这一拍卖计划要求航空公司对他们已经拥有的起降时刻进行竞拍。PANYNJ预计,这将会导致成本上升12%,并会造成纽约出发的运力缩减。


  在其他地区如加拿大,机场每年的投入主要针对旅客,而不是货物。约翰·奥瑞利指出:“如果在基础设施投入和服务提升等方面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加拿大的航空货运产业就无法发展壮大。作为进口商,我们在多伦多、温哥华和一些地区机场需要更多的服务。多伦多的起降费是北美最高的,也是世界上收费最高的机场之一,这对货运经营没有好处。”


确保货运链条的完整


  确保文件环节完整正确,需要货主、代理人和航空公司各方的通力合作。Aero Inventory在大部分航线上依靠代理Kuehne&Nagel进行文件检查,但是在美国使用的是联邦快递公司(Fed Ex),因此需要依靠自己的供应商进行文件操作。麦克·佩解释说:“我们在美国拥有500家供应商,如果有一家不能正确录入数据,当遇到海关时我们就会有麻烦。”


  鲜货的文件则更为棘手,最大的挑战来自卫生部门的要求。文件在美国获得通过后必须跟着货物走,如果不能和货物一起运达,货物就会被搁置;如果货物出现问题,文件也会被扣留。任何一种情况下,鲜货都会死。运输鲜货如此棘手,东岸海产品公司干脆成立了自己的代理公司。


  航空业在运输鲜货方面已经大有提升。10年前,大部分机场没有冷库,对于鲜货运输也没有优先程序保证。但目前,欧洲通过立法已经提高了进出欧洲处理货物的程序。


  鲜花运输往往更加麻烦。Flora Holland公司的进口经理阿诺德如此评论:“我们的确看到了好的变化,但是仍有改进的空间。我们的鲜花需要保持2摄氏度的恒温,但在机场、停机坪或是飞机上,货物往往需要承受高达20摄氏度的高温。如果冷链不能贯穿全程,就很难将温度降下来,特别是在货物到达欧洲后。”


  阿诺德要求代理能保证在鲜花到达后立即放入冷库,在进出机场的运输过程中,将鲜花放在2-5摄氏度的车中。鲜花应在最后1分钟装到飞机上,装机前使用隔热布、隔热毯等设施保护鲜花。飞机也应该始终保持一定的温度。“即使你使用专门的货机,也并不是每一个雇员都知道如何正确操作。航空货运的过程总是充满风险。”


  这就是Flora Holland和许多同业者都在尽可能多地将鲜花转向海运的原因。虽然海运并不适合运输所有的鲜花种类,但的确有许多品种的鲜花在通过长达两周的海运后到达时的状态,要比仅需几个小时的空运状态还要好。


  此外,货物丢失后的赔偿很低。麦克·佩说:“我们在货物丢失后拿到的赔偿数额少得可怜。航空公司利用《蒙特利尔条约》和《华沙条约》做保护,我们获得的赔偿一般仅为每公斤20美元。为此,我们需要另外购买保险,和保险公司再走一遍全套的索赔程序。我们做下来往往一无所获,即使货物损失不是我们的过错。”

 

  看来,提高货物处理效率的最好方法是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但是这对那些零散货主和无法做到这点的货主意味着什么?难道不应该是每位货主都应享受到良好的服务吗?难道不应该每名雇员都通过培训,正确掌握处理特殊货物和文件的方法码?在绝大部分时间里,即使是航空公司的老主顾,也对这个行业能否安全、快捷高效地运输自己的货物缺乏足够的信心。如果客户将货物转向海运,航空货运行业只有在自己身上寻找原因了。